上传 客户端 扫码下载APP 定制您的专属资源库 网校通
高考学科网 > 高考资讯 > 备战高考 > 高考作文 > 满分作文 > 2016高考满分作文用了哪些高品质国学素材 这就是差距

2016高考满分作文用了哪些高品质国学素材 这就是差距

点击数:57449 次   录入时间:2016-11-18 09:44   编辑: zhangwei19910302

  1号素材

  爱则加诸膝,恶则坠诸渊

  ——语出《礼记·檀弓下》:“今之君子,进入若将加诸膝,退人若将坠诸渊。”

  (加诸膝:放在膝盖上;坠诸渊:推进深渊里。意指不讲原则,感情用事,对别人的爱憎态度,全凭自己的好恶来决定。)

  或者巴掌,或者甜吻。

  定有人说,严是爱松是害。这话说的不假,可是严不是苛刻,松也不是溺爱。所谓的严与宽,不是情绪化的任性而为,而是“适度”。“爱则加诸膝,恶则推诸渊”,不是“严”的极端就是“松”的极端,如此教育,只能“宽严皆误”!

  ——河北一考生《不审势则宽严皆误》

  2号素材

  世人为荣利缠缚,不知云白山青

  世人为荣利缠缚,动曰:“尘世苦海。”不知云白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鸟笑,谷答樵讴,世亦不尘,海亦不苦,彼自尘苦其心尔。

  ——语出《菜根谭》。由于一般俗人都被虚荣心和利禄心所困扰,因此一开口就说人间是一个大苦海。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世界的另一面是白云笼罩下的青山翠谷,奔流河水中的奇岩怪石,迎风俗展的美丽花卉,呢喃歌唱的可爱小鸟,以及樵夫歌唱时的山鸣谷应之声,这时才会恍然大悟人间既非尘嚣万丈,世界也非苦海一片,只是人们使自己的心落入尘嚣堕入苦海而已。

  但是如果选择过分亲近虚拟带来的快乐,那么幻觉会替代视觉,所有的真实都将变成虚拟世界的代沟。《菜根谭》曾言“世人被荣利缠缚,动曰尘世苦海,殊不知云白山青,花迎鸟笑,静心焉尔矣。”理性会帮助我们留守心灵的纯净,保持内心世界的真实。与虚拟世界保持适当距离,能让我们保持真实的自我,从自我的角度审视这个社会,让社会笼罩在理性的穹顶之下!虚拟能否变为“现实”,取决于我们的内心是否还干净。顾城要让人活得干净,因为只有干净的心才能保持理性,才能穿梭于虚实之间而不被虚幻与泡沫缠缚了身心。

  ——浙江一考生《虚实之间理性相待》

  3号素材

  《寒江独钓图》

  唐代诗人柳宗元有一首绝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江雪》)。《寒江独钓图》创作与这首诗有关。

  马远《寒江独钓图》只画了漂浮于水面的一叶扁舟和一个在船只上独坐垂钓的渔翁,他身体略前倾,全神贯注,或许此时正有鱼儿咬钩?由于钓者坐在船的一端,故尔船尾微微上翘。四周除了寥寥几笔的微波之外,几乎全为空白。然而,就是这片空白表现出了烟波浩渺的江水和极强的空间感,更突现出一个“独”字,衬托了江上寒意萧瑟的气氛,从而更加集中地刻画了渔翁专心于垂钓的神气,也给欣赏者提供了一种渺远的意境和广阔的想象余地。

  马致远素有“马一角”之称,他常常留出许多空白处给观赏者以自由想象的余地,以少许胜繁复,手段高明。

  《照夜白》

  所有的故事情节都充满了意味,也许,就是因为发生在唐朝。

  唐朝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韩干,因为出身微贱,史书上都没有他的生卒时间。起初,他只是酒馆里打杂的小厮,就算不是社会最底层人物,也差不多了,反正不是一个引人注意的角色。

  有一天,韩干奉命去王维府上收酒账,恰巧王维不在家,韩干就只好坐在门口等。等待中无聊,韩干拿了根小树枝画了一匹马。就是这匹马,让刚回家的王维惊呆了。王维细细询问了这个小伙计的身世后,立刻决定让他辞掉工作专学绘画。为此王维每年资助韩干两万钱,时间有10多年

  受人之恩,感激之余,人大都会有回报之心。韩干的回报方式就是发愤图强。

  王维安排他师从当时著名宫廷画家曹霸,曹霸擅长画人物肖像,尤精鞍马人物。天分本来就高,再加上肯用心,又花了10多年的工夫,韩干的画马水平达到了能够让王维和曹霸联手向唐玄宗举荐他的程度。唐玄宗看了韩干的画,他用好奇的目光去注视这个已经低到尘埃里的小人物的画。这一次,韩干的命运再一次改变:唐玄宗给了他一个宫廷供奉的职位。

  从受人接济的学徒变成拿俸禄的国家公务员,韩干10多年的埋头苦学总算有了个漂亮的交代。王维与韩干,一个给得慷慨,一个受得庄重。

  重视写生的韩干所画之马和众人迥然不同:它们个个丰肥健硕,态度安详,风姿绰约。身为宫廷画师的韩干经常“不顾身份”地跑到马厩里去——用心观察马的形象、揣摩马的习性、对比马的性格特征,寻求马的动作规律,并把各种各样的马记录在案。后来,他干脆搬到了马厩里,和马一起生活。《照夜白》是韩干的成名作。战马“照夜白”曾跟随唐玄宗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战功。画面上的“照夜白”被拴在马桩上,昂首嘶鸣,毛鬃竖立。丰满而结实的身体,劲细而灵动的四肢,跃跃欲试,大有挣脱缰绳,重返沙场,驰骋千里之势。反映出生命奔放与外来遏制的互相冲突之美。

  无意中翻到马远的《寒江独钓图》,几点水纹,几抹残云。一扁舟,一钓叟,除此之外,满卷皆虚空。

  这叫留白,是中国水墨画中荡开的浓重一笔。全卷只有几处重点物像是细心勾勒的,其余只是略作铺陈,甚至不沾半点墨。全卷意蕴于是从二维纸面伸展成了无限。

  ……同样,韩干,那个画马的宫廷画师,亲身入马厩,与马儿共同生活,不听从老师的劝诫,才成就了《照夜白》。

  ——江苏一考生《我言秋曰胜春朝》

站内推广